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沙洲风情 寻找年货

本帖最后由 bcbn 于 2016-12-26 09:36 编辑 & X* t4 b9 w+ B# `/ x: Y/ L0 ]$ U
- B" {% V2 q( ?  c' ]9 W+ t( E3 g
杨宇飞/文
: d4 G4 A- U( L. ~+ b4 u" d6 u1 |3 D' ^2 o
    年夜饭,至今依然是所有华人过年的物质载体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分享的不仅仅是食物,这时的港城,农村炉灶上待熟的白水糕蒸腾起袅袅烟雾,蒸糕老师傅谈笑风生一脸笃定;密密麻麻的咸鸡、腊肠后面,人们眼神里满是温存……
2 o- s$ ^' u& I! y* l4 ?" Z9 \) v" `& J3 \0 I
    我们为你发现的不仅仅是一些地道年货,还有生活的图景。每一道年货的厨艺传承背后,是流动在美味当中的情感。而这正是我们以文字和图片,连续第三年奉上“年货”这一特辑的宗旨。2 @( i! C, Q7 y: |
! N- t/ S2 G7 U7 Z3 P; E
    需求量再大,也必须自然风干, H3 A7 a/ R+ `9 K& f* t
* E7 o# [9 O% g
    与广东熏腊的精致不同,港城腊味就像江南人的性情,慢条斯理,要的是自然风干那股风味。所以,在港城市区很难找到一个大量做风干腊味的店,吃好的腊味得随性找到乡下有足够场地的地方才吃得到。% ]. `/ p" Z& a& Y% r8 S! {( t
9 W) m- H- T2 ^2 F
    在沙洲风情餐饮店,记者找到了成片的腊味,有酱肉、咸肉、咸鸡、咸鱼等,这已经是店内连续第四年制作腊味。“刚开始只供应餐厅,后来喜欢吃的顾客越来越多,想买回家吃。”沙洲风情餐饮店总经理詹亚军说,谈不上有什么秘密土方,就是请农村有经验的主妇们用老手艺制作,“腊味要好吃,首先必须自然风干,风干的时间也很重要,根据天气变化,起码达到半个月时间,才能腌出风味。”# `3 \! r: Q: n* v

( [* g0 K5 H0 q    最难做的是酱肉。詹亚军说,哪怕需求量再大,也必须保证自然风干,而且一定是阴干、通风。“比起广东的熏腊,这种酱肉更入味,有一种轻盈的腐香,却又没有烟熏气。”同样道理,咸鱼也是将新鲜鱼剖洗干净后抹上盐晾起来。
1 N" x" d  @- M7 O' K0 J" x  G. q1 k  R) Y2 H: s, h3 W. S
    作为土生土长的张家港人,詹亚军对港城人的喜好非常了解,他说,过去物资匮乏,过年前,数量不多的猪肉、鱼、鸡还要分发给家家户户,为便于保存,主妇们将这些“鲜货”腌制起来,尤其咸肉,四季都会用来备用,家里临时来了客人,取一块咸肉蒸了,再加两道蔬菜,就是一顿待客饭。
5 X+ g1 L2 ~5 o% f6 s5 d7 A" m  g; [% g/ ?" s& i" y
    沙洲风情餐饮店现在每年制作腊味上千斤,原料都由詹亚军亲自把关,全部选用新鲜猪肉、鱼、鸡和鸭,“以猪肉为例,一般200多斤的猪杀了,肥瘦正好,做出的腊肉十分好看。”詹亚军已经十分有经验。" n( l' U+ Q, p0 o/ R' N7 s; b
8 y7 P4 `3 D% ^3 c; b4 f0 t% Y% I
    据说有一次,新来的大厨提出腌制时加“硝”,可使腊味看起来色泽鲜艳,这时一旁的厨师赶紧反对:詹总最忌讳的就是加各种添加剂!# W2 v+ V$ l3 o4 z& A
: A/ R- H- O' i" a  r3 d% Z8 z4 X
    市区其实也有名气很大的酒店推出腊味,味道好是好,终究不如这农村的老手艺。厨师不过随手炒了几种腊味,大青菜正是当季,霜降后再炒尤其甜鲜,配食腊味最合味。. ~& z. [, B5 E0 o8 h5 ~- t
( a/ X* ]/ _) g3 I
    蒸糕是门技术活
* M) p4 w' W+ p+ V# k1 B& ]+ |! O# ?, B/ R& e4 z% ?
    可能因为自己做年糕生意,59岁的倪南山依然特别讲究这种传统年货的制作工艺。
8 y& \; L; k& P9 h6 o' _+ o; q! l+ y; {0 i) M
    倪家住在锦丰镇光明村做蒸糕生意32年,此时的倪家已经开始忙碌起来,村里的唐阿姨一做就是100斤糯米粉,还有港城四面八方的人涌来做糕。倪南山说:“从现在一直到除夕,基本没得休息了。”
" N, m" c( t2 N6 I% }; f) Q( T3 a$ \  |: g
$ l6 z  B7 N, h1 ^$ w- C
一根线,就能轻松切糕
# A% w# y, ]% P9 r  I& P! z' {( v! @/ B4 r/ d/ J' N& }; H
    倪南山的儿子倪龙已经35岁,如今渐渐接过父亲的班,也学会了这一独特的技艺。8 o+ e' ~5 h: z/ g! Y0 R" ?
% ?9 |3 V. D, i: e& D
    倪龙记得,儿时每年年前生意最忙,父母常常要熬上一整夜不能睡觉,越接近春节,小孩子们越兴奋,在蒸糕的灶头边推推搡搡,打打闹闹。“父亲手巧,还会从和好的粉团里揪一团,捏成小动物的样子。“至今记得拿到过一个小兔子形状的,软软的手感,淡淡的米香,我喜欢得不得了,一直舍不得吃。”' L/ n9 F1 u% Q/ d6 N: J# }2 J

; Z6 O6 i7 I. ?8 Q1 I+ y  U1 B- K    十二月忙年夜到,挨家挨户做年糕。港城人过年记忆里多少有一点年糕的影子。毕竟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厨房里那一大缸用清水浸着的年糕,才是节日里最朴素的一种丰盛感。+ t# {* Q/ w* l; t* [5 p

' t7 X3 S+ @- X6 _$ n& |    “在外面玩疯了,又饿又累回到家,母亲从水缸里顺手抄起一条年糕,灶上烧水,放进去‘咕咚咕咚’蒸熟了。用筷子插着,绵绵软软,蘸点白糖,就是最美味的零食。”倪龙记忆中的年糕一直都是一大美味。
2 |8 ~/ ]* w  w
* S) F) h, m6 H: h: T, ~' q    倪南山蒸糕似乎有天赋。据说,在他之前,村里有其他蒸糕师傅,但随着糯米粉越来越细,和米粉越来越难,蒸的糕总不熟。一天,倪南山试着蒸了一回,没想到一次成功,从此成了村里的“蒸糕好手”。5 v, f: w+ A: Q$ ~+ D  b
: \0 R0 u' K3 t  b+ C/ h. Z" [$ _
    有一个细节让倪南山至今难忘:原来那位蒸糕师傅离开前,特意找到倪南山,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背,说:师傅啊,我出丑了。说完便默默背着蒸屉走了。
- R% c4 k6 f+ y5 m- X
7 m. m6 C, y  R    倪南山说,这是那个年代的人们,对手艺发自内心的敬畏和尊重。之后,村里也出现过其他蒸糕师傅,但不是蒸不熟就是蒸不糯,只有他,最终坚守了下来。: i4 k8 d# P8 @$ `, _
- R, I! k# a$ b4 Z+ Q) N+ E" [
    在农村,有个迷信说法,蒸糕蒸得好预示着来年一切顺利,否则就不吉祥。有的蒸糕师傅忌讳陌生人离炉灶太近,有位来倪家蒸糕的黄老伯告诉记者,有一年他去另一位蒸糕师傅家订制年糕,结果全部没蒸熟,蒸糕师傅居然大骂起来,责怪黄老伯的生肖和来年生肖相冲。
/ y+ @# H8 O8 P# k: ?  s1 C9 m6 N2 J% a4 n
    “放心,我从来没这规矩,随意围观,人多还给我解闷呢!”只见糯米粉在倪南山的手中揉、捻、搓,把极细的糯米粉和成几乎没有大颗粒的面糊。倪南山说,力道、添水都要恰到好处——水若太多,粉就会粗糙,做出来的年糕松松垮垮,水若太少,米粉会生,年糕口感发涩,究竟和至怎样的手感,只有倪家父子知道。) i+ [: f/ R: t; M( E  S+ g. d

3 f" R5 V/ X; S9 }) I% n2 e3 s, V    炉灶上一层粉蒸熟后再撒一层,什么时候撒,怎样撒得平,什么时候起锅,倪家父子也都全凭肉眼就能精准判断。“蒸糕最重要是把握火候,不可太生,也不可太熟,等粉熟透八九,形状如松糕的时候,就差不多可以起锅了。”倪南山说。5 T4 d6 i6 j8 y, V, a# b
/ f1 u" L; Q* a% @
    “手工做出来的年糕,真的比机器做出来的年糕好吃吗?”记者问倪家父子。
( i/ o5 c* D& N
8 t" C, o0 T) P4 T8 a$ ^    倪南山连连点头:“当然,当然。”一旁的倪龙说,从技术角度讲,机器和面肯定比手工更均匀,可能质感更好,“但所有手工的魅力都在于,以心待物,有温度,有情感。”的确,我们对食物的喜好,从来都受记忆、情感等诸多外在因素的影响。* B9 u/ x7 T' O! |

" d% `; L0 k, Y/ ]' L: U/ }3 y    与北方的面食相比,港城的水糕在形式上总有些单调。于是,倪家父子这几年增加了高粱糕、南瓜糕、玉米糕、紫薯糕、血糯糕等多个品种,高粱、南瓜、玉米都是倪家自己种的,健康得很。
9 ]) f% P" B1 V. }6 k1 i% p
5 @, ^; A1 Q! P8 V, h    至于年糕怎么做最好吃,完全是个人口味,有人蒸,有人煮,有人煎,酒酿年糕、桂花年糕、油炸年糕……胃里立刻有一股暖意上来。
附件: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注册  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返回列表